难以置信(回忆西藏之旅的感受)怀念西藏之旅,西藏之旅后,

作者: 张小梵 分类: 奇闻杂谈 发布时间: 2022-10-27 19:42

  绝症是压在我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,生存之不易,岁月之煎熬,既然要面对死亡,我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呢?与其痛苦地死在床上,还不如自主地选择我的死法,找一个无人的地方,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
  我选择了西藏。

  在西藏旅游,大部分时间都在耗在车上。

  车子开了一个多钟头后 ,窗外的景色始终中单调中重复,越来越让人感到乏味。我将头往领子里缩了缩,在颠簸中浑浑欲睡。坐在我旁边的,一开始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他们一伙大约有七八个人,有男有女,像是相约出游的大学生。但是她刚坐下就皱紧了眉头,朝后面喊:“大馍,我要跟你换座位?”

  “小珍,怎么啦?”后来传来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,语气中充满了关切和怜爱。

  叫小珍的女孩子皱了下鼻子,又跺了下脚,“味道难闻死了,我不坐这。”

  “怎么啦?”那个叫大馍的英俊的小伙子走了过来,俯身在女孩的周围夸张地嗅了嗅鼻子,瞟了我一眼,厌恶地说,“怎么这么大味啊,小珍,你到我那坐吧。”漂亮女孩子一脸嫌弃地扭过头,掩着鼻子,施施然走了。小伙子也嫌弃地看着我,似乎不耐烦地坐下来,还故意往外挪了挪,尽量离我远远的。我心中长叹一声,我承认我是一头乱发,胡子拉碴,满脸污垢,眼屎泛滥,三天没有洗澡了,也难怪人家嫌弃我。

  我将头靠在窗户上,很快睡着了,但很快被人推醒了,我睁开眼,旁边的小伙子一脸怒气,正朝我发火,“喂,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往我身上靠什么靠?”明明是靠着窗户睡的,睡着了谁知道怎么靠到他肩上的,我又不是故意的,不过我知道人家嫌弃我,也懒得解释,只是朝窗户边挪了挪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睡着了,接着又被重重地推醒,这次他没有那么好说话了,不等我开口,就嚷了起来,“大叔,你怎么回事啊!讲一次还不行是吧?”那意思就是想动手了。

  唉,这么脏,还往人家干干净净的小伙子身上靠,换作我也受不了,于是诚心诚意地道歉:“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?你都几回啦,变态!”小伙子不依不饶。我听了不免有些恼怒,变态?不就是睡着了不小心靠到你肩膀上了吗?你当你是美女,我还想猥亵你啊!本想跟他激辩一番,转念一想,不禁黯然,行将就死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看不开,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呢,一句“变态”就让自己这样心神浮躁,算了,不跟他们计较。

  这时他的一个同伴起哄道:“小珍,大馍可是为了你,鼻子、肩膀都舍出去了,这是真爱啊。”

  另一个人说:“大馍,谁让你是校草呢,小姑娘爱,大妈捧,如今大叔也往你身上靠了,你就好好享受吧。”四周立刻传来一片戏谑的笑声。

  他们这样子奚落我,脾气再好也有些忍不住,等小伙子咆哮完,我不怀好意地低声说:“少年,你知道我身上是什么味吗?”

  他给了我一个不屑一顾的白眼,“我管你什么味,反正臭死了,导游不知道怎么搞的,也不管管。”

  我嘿嘿一笑,“少年,你不要害怕,这是死人的味道。”

  他显然以为我是故意气他,身体往外挪了挪,没好气地说:“神经病!”

  “少年,对不起了,我没有骗你,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算来地狱,”我存心想吓他,“我是来西藏寻死的,你也真是不幸,偏偏坐到了我这个将死人的身边。即将到达的那个圣湖,只是你人生的一个临时驿站,却是我为自己寻找的永恒墓地,我将沉入那片静谧的湖中,在湖水中融化、分解,变回碳氢氧……”

  我的声音很冷,小伙子显然被我的话吓得目瞪口呆,我可以看出他的眼神中一开始是疑惑,接着就充满了恐怖,转身朝外,生怕与我的眼光接触。

  我得意地笑起来,头扭向窗外,外面的风景单调而无趣,逗逗这个少年还是蛮有趣的,也让我的高原反应似乎减轻了些,头疼的感觉好多了,也没有那么嗜睡了,但过了一会儿,还是闭目养神。

  在圣湖里自尽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死法了。